乔巴山主政时期的蒙古邮票(三)

作者:姜剑,

这枚10度齿的5分票中票被加盖了一种圆形的图章,这样,邮票就成为了税票,通常只有新票或在邮政领域中使用过的邮票才被认为是邮票,以笔划销或盖有税票戳记的第一次邮票都是在税务领域使用的,并没有邮政史的含义。但也有另外一种情况,邮票被加盖成为税票后又因个别地方的邮局暂时缺少邮票,而又重新作为邮票使用,即邮票改作税票后又改回邮票。下面的这枚50分票就是这样的例子。


这枚50分的邮票经加盖圆形图章后后成为税票,但因乌里雅苏台邮局在当时暂缺50分面值的邮票,所以又将税票重新作为邮票使用。在韩利格的《蒙古邮政史》的附录部分,有一枚盖有阿勒坦布拉格和俄国特罗邑(恰克图)邮戳的集邮封,贴了一枚盖有税票戳的1元邮票,制作的意图就是反映这样的邮史。


这枚集邮封与韩利格著作中提到的信封是相同的来源,亦反映相同的邮史。5分票比较少见的是11.5度齿孔的邮票,但最少见的是13度和11.5度组合齿的邮票,这种邮票仅在库伦和塔里亚特被发现,从未发现新票,可能仅在上述2地各售出过一个全张。


这是5分票的11.5度齿孔6方连

这是5分票的11.5度齿和13度的组合齿邮票

待续……

本文原分享在《亚洲邮学家》微信群,手机集邮经作者授权编辑、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