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巴山主政时期的蒙古邮票(七)

作者:姜剑,

1926年7月2日, 贴紫色加盖票由乌兰巴托寄往北戴河的信封。紫色加盖的最高面值5元票并未发现商业使用的例子,已知仅发现在2枚集邮封上,其中一枚是水原明窗在1980年英国赫尔斯托伦专场拍卖会上买到的,另外一枚最初与之出自相同的来源,但邮戳被描过,地址也被减去大部分,品相不如前者,但所贴邮票为倒盖兼复盖(图1、2)。

1926年加盖票发行以后,出现了很多海外集邮者致函乌兰巴托邮局,希望购买蒙古邮票。因当时最初的紫色和黑色加盖邮票早已售罄,故担任局长的俄国人便重新加盖了与早期加盖具有不同特征的加盖票出售给集邮者,这些后期的加盖票从未在商业封上出现过,可能是俄国局长谋取私利的产物,但这些加盖票又在邮政领域中使用过,与赝品有所不同,关于此类加盖票的性质,集邮界尚有争议(图3)。

这是1927年从乌兰巴托寄到伦敦的挂号封,所贴邮票非常随意,但红色的5元加盖票显然起到了有效邮资的作用。这是一系列寄到伦敦的信封中的第一枚,第二枚是贴有5元黑色加盖票的信封(图4)。

待续……

本文原分享在《亚洲邮学家》微信群,手机集邮经作者授权编辑、转载

发表评论